2011年初,在燃油车如日中天的当下,吉利汽车与山西晋中市签约,开建新能源汽车产业生产基地,并于2016年投产,2018年开始量产。

10年来,晋中市从满心期待中开始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汇集五六家重点新能源汽车企业,20余家配套企业,形成10万台乘用车、2万台专用车、5000台商用车的生产能力,形成150亿元的产业集群,带动交通物流、老产业液压零部件等一批配套企业发展壮大。如今,晋中新能源汽车产量占到山西省的95%,而生产潜力和市场活力刚刚开始释放,预计到十四五末产值突破500亿元,成为山西名副其实的转型发展标杆。

新产业集群化发展,还带活老工业,孵化出新业态,成了综合配套改革试验中山西的一个亮点。

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10年探路,山西晋中依托智创再出发

晋中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一角

试水:一次谨慎尝试孵出一个现代产业

从山西的省会太原市中心出发,向东南不足25公里,就是晋中市中心。两城紧密相连,难分彼此。

山西省中部的这对兄弟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发展局面,得益于十几年前太原的“南移”和晋中的“北进”。就是在两市的托举下,一片产业新区正在悄然崛起。

就是在这一片新区中,新能源汽车产业落地生根,10年发展壮大。2011年,晋中市与吉利汽车签订协议,打造10万辆新能源汽车和发动机研发制造产业化项目。

“选择新能源汽车作为产业突围手段并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这得益于晋中市多年来在以甲醇为燃料的汽车研发上的探索。”晋中市经信局副局长陈玉斌告诉贝壳财经,“山西不缺的就是煤炭,而甲醇是煤化工的产物之一,直接从煤焦炉的尾气中提取就能合成,既能保护环境,还清洁廉价、使用安全。因此,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晋中市就开始对其进行扶持,并且产生多家产业化应用企业,甲醇汽车改装成功,并且在出租车上得到小规模应用。”

正是看重晋中市甲醇汽车的发展基础,吉利最终选择落户晋中。彼时,晋中北部除了一个蓝图外,还是一片荒地。因为地处晋中盆地东部边缘的山前缓坡地带,地势较高,十分干旱,好多土地被弃耕。签约后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从一片荒芜中起步,经过5年建设,终于投产。

贝壳财经梳理发现,当时全国正处于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前夜,产业方向逐渐从油电混动向纯电动汽车转变。随着国家和地方合力补贴政策的加码,电动汽车迎来爆发式增长。

2016年,吉利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园区连同不远处的山西高校新区、万达商业广场、奥特莱斯购物中心、巨燕财富广场、万科商业综合体等终于整体横空出世,一下子把晋中市带入北部新区时代。

晋中市转型综改促进中心负责对接服务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张忠向贝壳财经表示,虽然取得了纯电动汽车、甲醇汽车、燃油车的全部生产牌照,但面对市场需求,吉利开始主攻纯电动汽车。

“经过2016年的试生产,到2017年产值已经突破80亿元,2018年达到131亿元,2019年达到123亿元。”吉利新能源行政总监李兆旭表示,“2018年、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量连续突破10万台,但是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及全球芯片短缺影响,产值仅仅40多亿元,今年有望再次突破100亿元。”

吉利新能源生产基地位于晋中市北部新区“东山”地带,占地近1500亩,园区内刚刚开出生产线的新车整齐摆放。吉利的“安家落户”很快形成了带动效应,到目前已经有美锦、保罗、斯纳德、中航兰田等重点车企聚集,有的正在建设、有的已经投产。

“如今,走在发展初期的晋中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宽阔马路、现代化工厂、近在咫尺的高速公路入口,都让这个园区充满现代气息,而这在几年前不可想象。”在山西高校新区任教的张老师充满感慨。

公开资料显示,为通过深化改革,加快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加快科技进步和创新的步伐,2010年11月25日国务院批准成立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这是我国设立的第九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也是我国第一个全省域、全方位、系统性的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2016年11月4日,正式成立跨域太原、晋中两市的山西综改区。2020年12月,该综改区入选国家产业融合发展试点城市。

贝壳财经发现,随着这项国家深度改革政策的逐步落地,正是晋中新能源汽车产业不断推进的过程,二者在时间上前后脚,高度契合。一个看似偶然的产业发展,离不开背后的省级部署、国家力量。

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10年探路,山西晋中依托智创再出发

吉利流水线上的新能源汽车(受访者供图)

聚力:一个现代产业唤醒一片科创新区

“经过两次谈判,我们确定与晋中的榆次海洋液压公司进行合作,由其配套供应液压件。”中航兰田董事长刘国清告诉贝壳财经。

作为一家以改装专用车辆为主业的企业,中航兰田用了一年时间把产值从8000多万元突破到2020年的5.8亿元,仅仅液压件的需求就达到3000万元。而这足以养活一个中小液压企业。

贝壳财经了解到,晋中是新中国液压产业的摇篮,十几年前已经形成产业集群,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一大批小型液压企业扎堆出现。然而,因为周边传统制造业发展没能跟得上,晋中液压企业只能把产业的上下游都放到全国其他地区,远距离运输必然导致成本上涨,挤压利润空间。

能够参与晋中本土的产业链,榆次海洋液压公司总经理刘晓敏十分看好。

“汽车产业不是孤立存在的,可以带动一片配套企业的发展,” 李兆旭告诉贝壳财经,“吉利汽车在晋中的配套企业就有十几家,有七八家更是把生产直接放到我们在晋中的生产基地,最大限度地保障配套工作到位。”

同样为上市公司的拓普集团是吉利汽车的重要配套服务商,在吉利晋中基地投产后的第二年,拓普集团跟随而来,开设了分公司。

拓普晋中的负责人杨胜宝告诉贝壳财经,他们在晋中是配套内饰的,这样不仅节约了物流成本,而且也优化了整车装配流程,预计2021年可以完成3000万元以上的产值。

2016年以来吉利在晋中投产的5年,也正好是晋中北部新区快速崛起的5年。得益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的兴起以及拥有10家高校,占地近1万亩的山西高校新区的投入运行,晋中市北部新区从一开始就带着科技创新的基因。

一直从事3D制作的齐殿凯,经过几年打拼,最终和他的团队在晋中高校新区的写字楼“落了脚”。这一次,他要做的正是基于元宇宙概念现实与虚拟交会的创意视频项目。玩无人机测绘的张汉森,通过航拍可以精确计算出工程的土方量。而山西工程科技职业大学的一个团队通过给高端生活用品做定制化手绘则把产值做到近千万。

就在山西高校新区东南侧,毗邻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区,专门为先进制造业提供技术人才的晋中职教港今年秋季已经投入运营。

“在全国科技为魂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晋中乃至整个山西已经落后了一些,传统模式无法满足追赶一流的需求,必须有超常规的措施。”研究晋中区域经济的王文寅教授表示。

今年10月,晋中市对外发布消息——依托以高校新区为核心的北部新区,打造山西智创谷,并力求打造成山西版的“中关村”。

事实上,近年来山西省在创业创新上动作频频。据山西省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山西省拥有省级及以上双创示范基地36家、众创空间25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67家、小微企业双创基地266个。分析者认为,“双创”更应该追求聚合效应,而晋中拥有山西高校新区、多个产业园区,正好具备这样的人才优势、应用优势。

晋中市有关负责人告诉贝壳财经,山西高校新区每年毕业的本科生、研究生超5万人,如果能留下1万人,数年以后晋中乃至整个山西的发展面貌将会有很大改变。因此,山西智创谷要做好顶层设计,培育人才生根、科创项目落地的优越土壤。山西版“中关村”的政策措施、科学规划正在路上,很快将公布实施。

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10年探路,山西晋中依托智创再出发

新能源汽车装车等待外运(受访者供图)

发展:一片科创新区推动一种前进方向

“山西煤铁铝等矿产资源丰富,同时又是东西部的大通道,因此重载货车保有量很高,在‘双碳’指标要求下,未来重载货车清洁能源改造市场潜力巨大。”中航兰田董事长刘国清信心满满。

贝壳财经了解到,由该企业研发的气电混合动力系统既最大限度节约了能源,又规避了电力的动力不足,有效避免城市运输的尾气污染及交通限行,目前已投产并且获得多方订单。

让刘国清满意的还有恰逢其时的 “成丰货运”智慧物流服务平台,虽然该平台在100公里之外的下辖介休市,但是其入驻的重型货车正在剧增,每年超过5万辆的换车需求正好让中航兰田找到“用武之地”。

有了市场的支持,这家做改装起家,并且曾参与国企混改的企业既能把握发展大势,又能够拿出足够的资金搞研发。刘国清告诉贝壳财经,仅仅2020年,他们就在科研上投入超过700万元,进攻油电混动重载货车,并且与中北大学联合开发无人驾驶机场货运拖车,与太原理工大学筹建博士后工作站。未来,除了在新能源专用车赛道上深耕外,中航兰田还在铁路集装箱、机场货运拖车、装备制造等专业领域深耕。而该企业在晋中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区的新厂区明年也将投入生产。

张忠告诉贝壳财经:“一个龙头企业,带动的是一条线,影响的是一个面。就中航兰田而言,企业的崛起带动了同城的液压产业,并且参与到市域其他城市全国物流平台建设,中间又带动就业,促进职业教育的发展,从而推动城市化进程。”

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10年探路,山西晋中依托智创再出发

中航兰田车间等待安装的液压件

也正是基于产业的集群发展和城市的错位发展,晋中市开始在山西中部城市群的发展中寻找自己的定位,市委书记吴俊清、市长常书铭带队到太原市对接工作,主动融入,加快推动太原、晋中一体化发展,提出要“为省会太原的发展做好承接和配套服务,在太原全方位高质量发展中找准晋中发展的机遇和优势”。观察者认为,晋中在城市定位上的“低姿态”,正好是在城市整体发展上的高姿态。城市群内部的错位发展,精准定位,让其获得全方位发展的主动权。

事实上,我国“十四五”规划把山西中部城市群建设列为全国19个城市群之一,足见国家层面对山西中部城市群发展的重视。晋中正是这个城市群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晋中市有关领导向贝壳财经表示,无论是在产业上的布局,还是在智慧创新上的加码,其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增强晋中市的经济实力,提高城市的承载力、服务力、创新力,最后服务国家发展的大局。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抱负,作为全国首批启动甲醇汽车试点工作的城市,晋中再次把目光投向这个新兴产业。晋中市有关官员向贝壳财经表示,虽然到目前,甲醇汽车还没有获得新能源汽车的“准生证”,但是晋中市对于甲醇车依旧有着深深的执念。因为它可以弥补电动汽车在商用上的短板,同时具备安全性、适用性、环保性。对于山西的重载货运和城市群发展,无比重要。

也正因如此,吉利集团李书福十分看好甲醇汽车的发展方向。在2021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上,李书福表示,“任何一种单独的能源都不是最有效的碳中和解决方案”,“吉利也将基于已经建立的甲醇汽车生产基地,继续扎根山西,为山西绿色低碳发展贡献力量”。另据公开报道,吉利已经研制成功零碳排放的绿醇增程重卡,相应的生产基地也将“上线”。

晋中市经信局副局长陈玉斌认为,从空气中进行碳捕捉的绿醇科技正是对“双碳”目标的正面迎战,在这个赛道晋中市已经做好准备。

就是这样,基于新发展理念,科技支撑下的新兴产业,在山西中部城市群整体崛起的大背景下,开始摸索崭新的发展道路,循着智创的路径,探寻山西中部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密码。而这对于我们这个时代和国家,都是无比重要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华兵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卢茜

联系邮箱:bhbty@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