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5日,广汽集团(601238.SH)发布公告,同意合营公司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汽蔚来”)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实施增资扩股方案并签署增资扩股相关的协议,共计增资约24.05亿元。

其中广汽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汽埃安”)增资约4.82亿元,广东珠投智能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约19.23亿元;完成增资后广汽集团及全资子公司广汽埃安合计持有广汽蔚来25%股权。

广汽蔚来获增资24.05亿,能否扭转乾坤?

资料显示,广汽蔚来于2018年4月成立,由广汽集团、广汽埃安、蔚来基金、蔚来汽车以及创始团队共同持股。其中,广汽和蔚来分别持股45%,创始团队持股10%。

但广汽蔚来发展并不理想。2020年4月,“HYCAN合创”品牌的首款纯电SUV HYCAN 007上市,上市当月即降价让广汽蔚来深陷舆论风波。5月份开始交付后,广汽蔚来对其寄予厚望——2020年销售5000至1万辆,但去年前11个月,广汽蔚来007累计销量仅有631辆,11月销量仅为3辆。

为了提振市场销量,广汽蔚来去年动作频频。去年8月,广汽蔚来在行业内首次公布BOM(Bill of Material)单,并宣布其综合净利润率不高于1%,若有超出,超出部分将全部返还给用户。

去年10月,广汽蔚来CEO廖兵针对彼时热议的宁德时代811电池安全问题在微博上表态称,“车辆如因宁德时代811电池起火,整车全赔;倡议业内所有使用宁德时代电池汽车厂商共同承诺,为用户权益保驾护航!”但随后广汽蔚来官方致歉,“我们不应在没有周全考虑的情况下,就草率倡议业内所有使用新能源电池的汽车企业共同承诺整车全赔,此前整车全赔承诺仅为广汽蔚来对自己用户的承诺,我们不涉及任何友商、供应商。”

去年12月31日上午,广汽蔚来在官方微博称,广汽蔚来成为“中国首家接受比特币支付购车款的汽车企业”。随后广汽蔚来将“比特币”的说法改为“数字货币”,但修改后的微博匆匆被删除。当天下午,广汽蔚来发布致歉声明,“广汽蔚来一直以来关注央行试行数字货币相关政策,内部推动数字货币筹备工作。本次在未充分考虑和未取得金融监管许可的情况下,就发布成为首家接受数字货币购买的汽车企业,由此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我们深表歉意。我们已在内部进行严密自查自纠,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相较于其他合资企业,广汽蔚来的股权结构更为复杂,对融资进程也造成了阻碍。广汽蔚来目前仍处于尚未披露金额的天使轮融资,预计将在2020年下半年完成的Pre-A轮融资杳无音信。

此前有消息称,包括廖兵在内的广汽蔚来高层曾多次接触地方政府寻求融资,包括浙江、河南等。去年年底有媒体报道,北京市政府人员主动到访广汽蔚来大本营,广汽蔚来可能将获得北京市政府的投资,如果谈判过程顺利,广汽蔚来总部或新的生产基地将搬迁至北京。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广汽集团和蔚来汽车“联姻”的产物,广汽蔚来的处境略显尴尬,一方面,去年广州车展期间,埃安品牌正式宣布独立,意味着广汽集团在新能源领域将向埃安品牌更多倾斜。但作为股东之一的广汽集团似乎并不愿意放弃广汽蔚来,此次增资扩股前,广汽集团发布公告,同意向广汽蔚来提供1500万元人民币委托贷款,期限一年,利率按同期LPR执行,广汽蔚来以其资产为上述委托贷款提供抵押担保。

另一方面,作为股东之一的蔚来则略显沉默。2020年得到安徽合肥政府多达百亿元注资、股价市值齐涨的蔚来目前手上有400多亿现金流,但当被问及是否对广汽蔚来、长安蔚来两家合资公司有新的注资计划时,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并未直接回复,只是表示“我们2019年虽然受到一些财务挑战,但这方面的钱没有耽误。他们的发展可能也不是钱那么简单。我们永远祝福他们,但他们的路需要自己去走,蔚来作为母公司之一没有参与到这两个合资公司的日常运营。”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